买卖抖音号平台_三大运营商变成四大运营商(第4家运营商)

泰戈是2014年唯一一个形容电信运营商的词。你找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经营者的情绪。

所谓纠缠,一部分是需要面对内心之外的诱惑,另一部分是内心对已经熟悉的东西的不情愿。

是否跳槽到铁塔公司,可以说是运营商面临的最大的年度斗争。

岗位的抢跑,铁塔公司三年上市的宏伟计划,铁塔公司总部三年内不扩200人的消息,铁塔公司能给皇帝带一条黑丝带围巾的钱景,都让无数厌倦了无休止的指标考核的经营者产生了垄断的欲望。纠结的是能不能去,而不是想不想去。

在一次聊天中,运营商内部的朋友说,他们已经去找塔公司的前同事了,一回到办公室,他们就非常自信,对建设和规划部门的人说:“不要这样,你会丢掉工作的。”。

是否跳槽到虚拟运营商,可以说运营商面临排名第二的纠结。

虚拟运营商的职位看起来很漂亮,要么是年薪百万,要么是副总裁兼董事的职位。通信运营商副总裁级高管跳槽,正部级总监级孔雀东南飞的传闻,时刻搅动着运营商的神经和情绪。面对虚拟运营商,既是互联网思维,也是对运营商的颠覆。关键是据说中远比运营商工资高很多。有多少人接到猎头电话后晚上睡不着觉?他们应该下定决心去赌一把吗?

有一次在虚拟运营商遇到同事聊天,在交谈中失去了一些热情。谈论你的基本运算符的零颠倒是一个问题,等等。我的脸上布满了祥林嫂的神色。

如果你兼职赚钱养家,可以说运营商应该活在目前排名第三的纠结中。

梦寐以求的加薪没有来,停滞十年的薪酬制度改革,始终在降薪的传说和实践中。相比菜市场的蔬菜价格,只涨不跌的价格,以及已经调整价格的北京公交、地铁,每一次都刺激着经营者的情绪。股票交易?海外采购?内部团购?朋友营销?还是晚上下班去钓鱼,舌尖上被中国摄制组采访?

好在2014年共享经济和共享经济给运营商带来了新的希望。不信你看看滴滴专车的司机。

有朋友发了朋友圈,叫了一辆百度车,才发现是央视记者开的。唉,我只能说,谢谢!

无论是卖手机还是做运营商,都可以说是运营商面对职场第四名的挣扎。

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提到发展指标一定要提到用户数,提到用户数一定要提到终端销量;上亿单位和数百亿补贴;一切都是为了手机,一切都是为了包;2014年,运营商已经完全落入终端厂商代理商和渠道渠道的范畴;神马交通管理,神马客户管理,没有手机和套餐,还能存在吗?

宽带业务应该服务于手机,俗称融合业务;移动互联网服务应该服务于手机,俗称数字服务。

有一次和朋友聊天,他喝酒后吐了:怎么感觉自己成了某终端厂商的手机销售员?

去互联网公司会更好吗?可以说操作者在人脸方面排在第五位。

SP的小弟们已经变成了BAT的大兄弟;听说互联网公司没有指标,互联网公司也没有PPT。听说在互联网公司每天都能遇到雷军、马欢腾、李彦宏、马云级别的人。关键是听说互联网公司的工资往往是运营商的好几倍。更何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许多互联网公司喜欢从运营商那里挖人。

去不是更好吗?谁不会被电话诱惑

看看那些去了投行的同事,往往是副行长;每天都听说网上的小创业团队频繁募集千万资金,出来的头衔要么是科技公司的创始人,要么是联合创始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充满阳光和精神。如今,当每个人都顶着CEO和CXO的头衔走上街头时,似乎不创业已经是低人一等了。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已经创业的运营商朋友。他说:我觉得我当年把自己的聪明和智慧浪费给了运营商,真的不值得;以我的智商,如果我不为自己做贡献,那将是我一生的失败。

说到底,互联网思维是什么,可以说是运营商面临的行业变革中第七名的纠结。

2014年互联网思维不好的时候,人有点热,有点急躁。在很多运营商眼里,互联网思维和运营商思维是两个完全对立的系统!但是什么是互联网思维呢?一会儿用户体验,一会儿免费为王,一会儿万物互联,一会儿大数据。

这么多字,哪一个是重点?让运营商动辄谈互联网思维,但他到底是羊毛还是毛球?

公司去哪里了?可以说运营商排名第八。

2014年,从那一年开始,三大运营商的专业公司不断涌现;投资公司、车联网公司、在线公司、互联网公司、阅读公司等等;只要能公司化,就必须公司化;每一个专业公司的成立,都会激起经营者的心。

被各种转型、策略、互联网思维、整合搞得晕头转向的运营商,不知道去不去。

关键是他们在哪里?市场还没有看到它们。

纠缠其实是一种诱惑。2014年,运营商在转型大潮中仍有不少纠葛,但这并不是坏事。希望2015年少一些纠缠,多一些勇气和行动。

来源:虎嗅

奖励作者,鼓励TA努力!欣赏



新媒兔新媒体交易平台目前有 抖音号出售抖音号转让抖音号购买快手号购买等新媒体账号服务市场,并在新媒体服务的基础上将会开拓更多的虚拟资产服务业务。新媒兔对用户的需求提供信息匹配、账号估值、数据鉴定、资金担保、合同担保、运营指导等专业的虚拟资产服务配套服务! 还有问题补充欢迎评论与新媒兔小编互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