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东发文辟谣(靳东短视频)

新兔Tik Tok待售:去年,大妈和金东“谈恋爱”的消息炸了各大平台,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种“假金东”现象也反映了短视频平台上虚假明星账号的泛滥。为什么短视频平台治不好这些假账号?还存在哪些问题?作者对此进行了分析和探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假靳东事件”半年后,靳东以网络侵权责任为由起诉Tik Tok,案件将于5月26日开庭审理。

这种情况其实挺常见的。名人起诉微博、Tik Tok等平台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索赔,而是通过诉讼合法获取侵权账号主体的真实信息,从而追究其民事责任。

常见的侵权行为包括向原告散布虚假甚至侮辱性信息,或者冒充原告身份谋取利益。这次在金东起诉也是这样的常规操作。

但问题来了。造假的金东人之所以选择短视频平台进行诈骗和欺骗,是因为短视频的消费门槛低,受众广,而这背后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短视频平台打击假货的难度非常大。这个难度体现在三个方面:身份认证、内容认证和动态对抗。

01 身份鉴别要避免误伤粉丝

根据金东工作室去年10月发布的声明,金东当时并没有在任何短视频平台上开户,客观上使得平台和用户的身份识别更加困难。

如果明星有Plus V的认证官方账号,李鬼的生存空间自然会大打折扣。事实上,无论明星是否进驻,都有大量账号使用明星的照片头像,并被昵称为“哥哥”和“弟弟”,这通常是粉丝做的。

很多忠实粉丝会用明星的头像作为自己的账号头像,还会在昵称和个人介绍中提到明星的个人信息,发布明星的视频,和其他粉丝分享讨论,帮助自己喜欢的明星扩大影响力。

此外,还有一些营销号也利用与明星头像、昵称相关的信息作为账号素材吸引粉丝关注,但这种单纯吸粉的行为并不违法。

与粉丝建立的明星相关的假账号,在内容形式上非常相似,平台很难分辨,需要进一步对内容进行鉴别。

02 内容鉴别的难点是区分动机

即使明星、名人本身已经入驻平台,由于其公众地位和工作形式,也会通过影视综艺作品和公众活动留下大量视频素材。根据这种材料编辑的内容有不同的出版动机。

短视频平台最常见的明星内容包括媒体和自媒体报道内容、娱乐八卦账号的营销内容,以及粉丝出于喜爱自行拍摄或编辑的二次创作内容。这种内容几乎不违法,也不可能简单粗暴地一笔勾销。

这次假金东事件涉及的是灰色生产和黑色生产的进一步问题。

之所以称之为“灰产黑产”,是因为他们利用明星素材吸粉造名后,会误导甚至欺骗谋取利益。和粉丝一样,他们会对媒体、娱乐内容创作者甚至明星发布的视频进行二次甚至多次的再创作,增加了平台识别的难度。

假冒和欺诈是所有社交媒体平台都头疼的问题。而且,由于此类犯罪往往会将用户引向微信,完成诈骗行为,也给平台的监控、取证、打击带来很大困难。

去年年底,我参加了Tik Tok安全开放日,Tik Tok的安全团队也在日常工作中分享了一些意外伤害:

Tik Tok某高校健美专业迎新晚会直播,但因健美表演中人体大面积裸露,触及机器审核规则,直播被切断。

在假金东事件后的打假名人专项整治中,查了5万多个非法账号,但同时也造成了意外伤害。发生了一起乌龙事件,陈赫的账号头像在直播时被重置。

03 黑灰产也在不断进化

打击假货的挑战只是2005年的冰山一角

与图文内容相比,短视频内容的审核和筛选难度更大。平台在传统的机器审核、人工审核、用户上报的基础上,需要完善日常巡检、主动拦截、特殊攻击、跨平台联动攻击、用户教育等大量机制。

灰色和黑色的生产也在迭代发展。追求利润是灰黑产品的本质。他们一方面不断摸索平台策略的漏洞,另一方面试图研究用户的人性弱点(比如假金东事件暴露出的中老年人情感缺失)。

更重要的是,灰黑产品还将在技术、内容、产品等方面招募人才,提升上述能力,对抗平台。

为了快速获利,Grey Products通常采用自动化程序批量注册甚至买卖账户,并通过技术手段发布欺骗性内容。这些账号会不断变化,优化迭代手段和技术,以各种方式绕过平台的机器识别攻击策略,甚至实时对抗。常见的手段有:

昵称/个人介绍:以金东为例,平台将识别和打击昵称和个人资料与金东、董小弟相似的账号,黑产品将产生新品种,如“乐东”、“东东”。这让我们想起了“康帅波”和“雷碧”,本质上是一样的。

头像:粉丝和黑人制作人会用明星头像作为账号头像。在平台持续攻击的过程中,为了对抗,黑账号会对头像中的明星照片进行处理,比如用米托软件处理真实照片的漫画,或者在照片上贴上口罩、墨镜等贴纸来躲避平台的攻击。

视频:对原视频进行二次处理,或重新配音,或添加特效对抗平台的识别攻击;

在以上所有方式中,黑账户将被组合使用来对抗平台。比如昵称可能和明星无关,但是头像和视频内容可能和他们有关系,或者昵称用“东东”,但是头像和视频内容无关。

至于试图弄清楚用户人性的弱点,属于“社会工程”攻击的范畴,也是一门非常古老的手艺。从街边诈骗,到电信诈骗,再到如今的网络诈骗,都反映了犯罪集团对人性弱点的深刻企图和大规模实践,我们就不展开讨论了。

中老年人的辨别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可能并不比网络时代的青少年强。粗制滥造的“假靳东”内容在年轻人面前没有杀伤力,但叠加情感攻击后,确实击中了一些中老年人的弱点。这个场景已经远远超出了平台本身的干预范围,而是一个社会问题。

04 消除“假靳东”们的危害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短视频平台可以继续加强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要强化自身在技术、人才、算力、数据等方面的优势,提升机器审计的效率和效果。以伪造账户和模仿内容为例,样本量的增加可以不断训练审计算法。毕竟技术自动化的审核效率远高于人工。

其次,通过操作手段将风险内容和弱势群体分开。对于分辨率相对较弱的青少年和中老年用户,有相应的保护措施,防止他们受到疑似灰黑账号和争议内容的侵害。

并且,针对造假明星、名人的具体场景,加强与明星及其团队的沟通合作,保持日常沟通。第一时间发现恶意行为,第一时间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保护明星和粉丝的名誉和经济利益。

#专栏作家#

法官,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法官老司机(ID:panguansys);大家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资深产品经理,科技媒体知名作者,领英产品专家委员会委员。他拥有超过14年的产品、管理和创业经验,曾就职于中电赛昂、中国邮政普泰、博斯通信、亚图快手等行业内多家优秀企业,现为北京Sh创始人



新媒兔新媒体交易平台目前有 抖音号出售抖音号转让抖音号购买快手号购买等新媒体账号服务市场,并在新媒体服务的基础上将会开拓更多的虚拟资产服务业务。新媒兔对用户的需求提供信息匹配、账号估值、数据鉴定、资金担保、合同担保、运营指导等专业的虚拟资产服务配套服务! 还有问题补充欢迎评论与新媒兔小编互动哦~